媒体:中美合作重新开始 但竞争对抗还会继续

2021-04-19

  原标题:刘和平:中美合作重新开始,但竞争对抗还会继续

  来源:直新闻

  直新闻:在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访问上海后,中美两国就此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表示在应对气候危机问题上,两国“致力于相互合作”。对此,你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们知道,跟人与人之间打交道一样,两个国家之间的交往往往更要看大气候与大氛围。然而,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中美关系的大环境的确是不太好,除了在经济与科技领域内继续针锋相对之外,在人权和意识形态以及由此而引发的新疆、香港、台湾等问题上更是剑拔弩张。在这种情况下,外界一度对克里这次访华的成果感到悲观。然而,出人意料之外的是,两国不仅表达了在全球气候问题上相互合作的意愿,而且发表了一份正式的声明,并在声明中强调了“两国均期待4月22至23日美国主办的领导人气候峰会。”这也就意味着,在这次由美方主导召开的全球气候峰会上,中方不仅不会缺席,而且一定会成为一个积极的参与方。

  而在我个人看来,这背后发出的政治信号就是,中国已经将全球气候问题跟中美关系问题,尤其是跟中美之间面临的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问题做了一个适当的切割。也就是,没有让中美关系并不太好的大氛围,没有让香港、台湾、新疆等问题,尤其是没有让中美关系的负面情绪,影响到中美双方在全球气候层面的合作。我认为,这不仅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更是一种理性成熟与自信的表现。因为从本质上来说,气候问题并不仅仅是中美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而是一个全球性的事务。作为全球碳排放量最大以及有着14亿人口的全球性大国,无论美国持什么样的立场和态度,中国都应该为全球气候问题承担起自己的一份责任。这也有助于树立中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以及在全世界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

  值得注意的是,克里在访华前也一再强调,美国不会拿全球气候问题以及所谓的人权问题跟中国做交易,这也反映出,当前的拜登政府在行事作风上跟过去的特朗普政府有着相当大的区别,因为在出身于商人的前总统特朗普看来,这个世界就是一门生意,什么东西都是可以拿来交换和买卖的。这是中方在跟拜登政府打交道的时候,必须要有的清醒认识。同时我们知道,不久前拜登政府公布的《临时战略方针》,曾经扬言要以所谓的“竞争、合作、对抗”新三板斧来对付中国。而中美在气候领域内的继续携手合作,也就意味着,中美在人权与意识形态领域内继续对抗、在经济与科技领域继续竞争,并没有影响到双方之间的合作。也就是说,未来的中美关系将会是竞争、合作与对抗三轨并行,不会有太大的交叉。

  当然,我个人还是相信,这并非就意味着中美之间在气候方面的合作没有意义,中美之间的合作不仅可以造福于中美两国以及世界人民,而且这样的合作多了,最终一定会对中美之间的竞争与对抗产生良性的促进合作,使得中美之间的竞争不至于全面走向恶性,对抗不至于走向全面的失控。

  直新闻:在拜登总统的气候特使、前国务卿克里访问上海之际,美方再次呼吁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在碳中和方面“必须提高他们的雄心”。对此,你又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觉得,从美方再次呼吁包括美国和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在碳中和方面“必须提高他们的雄心”中,我们恰恰可以看出拜登政府的雄心。这个雄心就是,要利用这次召开全球气候峰会的机会,重新树立并进一步强化美国在全世界的领导作用和地位。而美国的这个领导作用和地位,曾经因为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政策尤其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而遭到了重创。

  不过,拜登政府最终能否如愿以偿,却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我们知道,就在美国即将召开全球气候峰会之前,中国、法国、德国三国领导人先利用视频的方式,就全球气候变化和环境保护开了一个小会或者说是开了一个会前会,而且这个会议是由法国总统马克龙召集的。据外媒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对中国政府去年提出的遏制气候变化的目标和承诺,表示欢迎和赞赏。这背后发出的信号就是,由于美方曾经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出尔反尔,尤其是特朗普政府还曾经一度不负责任“逃课”,因此在全球气候问题上,法国与德国更愿意信赖中国所作出的承诺。我们甚至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法国与德国已经不太相信或者是不太愿意接受美国的领导了。

  而另一方面,面对美方做出的要求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在碳中和方面“必须提高他们的雄心”的呼吁,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则表示,中国不太可能会在这次气候峰会上作出新的承诺。

  这些都意味着,无论是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还是重塑当前世界秩序上,美国都已经面临着“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的困境与尴尬。在这种情况下,拜登政府就必须要压一压自己世界老大的脾气,遇到事情多跟中国、法国、德国等国家商量着办了。

  直新闻:美国财政部在新发布的外汇政策半年报告中,并未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对此,你又作何解读?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注意到,有一些评论人士认为,这是拜登政府在向中方表达善意,以换取中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上做出更多的承诺与让步。

  我个人不太认同这种看法。我认为,拜登政府没有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一方面是因为确实找不到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的充足理据。过去一段时间以来,尤其是中美爆发贸易战以来,中国不仅没有利用人民币汇率贬值来刺激出口,扩大对美贸易顺差,相反,还一直在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工具,极力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避免进一步刺激美方的情绪,而且更为关键性的是,这也是中国内部自身金融、地产与经济稳定发展的需要。这些年来,一些国际金融大鳄一直虎视眈眈,企图做空人民币来牟取暴利,要不是中方出手强行维护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人民币兑美元早就不是现在这个价格了。另外一个方面则是因为拜登政府不敢这样做。因为一旦将中国列为人民币汇率操纵国,不仅美国会启动对中国的金融制裁,而且,中美贸易战会立马扩大为中美全面的金融战。这对于中美经济乃至世界经济来讲,都将会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2019年8月,特朗普政府突然宣布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那只不过是为了向中国施压,逼迫中国在中美经贸谈判中做出更多的让步,随后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的特朗普政府,立马就收回了这一决定。

  作者:刘和平,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评论员。

责任编辑:张玉